headerphoto

沈阳性侵事件举报人:已接洽到受损害的另多少位女生

2018-04-10 01:24

原题目:现代快报独家对话举报人李悠悠:已联系到受沈阳侵害的另几位女生

现代快报讯(记者 孙玉春)原北大中文系教学沈阳被指性侵女生致其自残事件备受关注。4 月7 日,南大文学院、上海师大在6 日北大、南大发出阐明后,接踵发出申明对此事表态。而此事件确当事一方、举报者李悠悠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。7 日下战书,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在加拿大的李悠悠,此时那边是深夜,她非常坦诚地讲述了为何会在20 年后的今天通过网络对沈阳进行举报,并泄漏已联系到其他几位受沈阳侵害的女生。

△高岩的墓地。图片起源于网络

4 月5 日,李悠悠在网上首先举报原北大中文系传授沈阳,20 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间,曾性侵自己同学好友高岩,导致高岩在1998 年3 月自杀。李悠悠的举报敏捷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。7 日下昼,她更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现,自己和其他同学、老师终于站出来公然揭穿此事,对自己来说,也是搬去了一块压在心头20 年的巨石。

目前,北京大学、南京大学、上海师范大学都先后做出了明确表态,不仅要继承复核、调查此事,而且倡议已经请求当事人——现南大文学院教授、长江学者沈阳辞去教职,上海师范大学也明确解除其兼职老师职务。南大文学院前任院长也在朋友圈发表个人解释,为当时引进人才失察报歉,要求自领处分。

李悠悠说,各方反映速度之快,令她觉得十分宽慰。以下则为现代快报记者与她通过微信对话的更多详情。

现代快报:能说一下你对这件事目前处置的见解和态度吗?

李悠悠:我们坚持本来的态度和断定,希望沈阳面对事实,能否认对高岩性侵和诬蔑的事实。南大和北大目前的反响速度很快很踊跃。我们也感激和快慰。

现代快报:对事情的下一步处理你有何等待?

李悠悠:我们希望下一步,北大可能颁布当年北大党委、纪委审查沈阳,对其行记大过处罚的会议纪要。据说当时在学校的会议上,沈阳承认和高岩有性关系和恋爱关系这两点的。现在他面对记者采访,却逐个否定。我们认为是倒置事实的,我们希望还事实以历史本相。向大众和高岩父母以及95 级同学公布当年考察的细节和会议记载。

第二点就是对南大。目前南大已经明确认定沈阳不具备持续任教资历,请他辞职,我们认为是很有气魄和勇气的,南大校领导和文学院的现任引导很正派的,我们很钦佩。但希望不要止步于此,盼望不仅让沈阳走人,据我们所知受害者不仅一位,我们生机这些受害者在学校的维护下,英勇地站出来!也愿望学校能为她们供给一个真正保险牢靠的举报平台。

现代快报:对于沈阳性侵其余女生的指控,有证据吗?

李悠悠:我和北大中文系的同窗都一致以为,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,也不是最后一个。之所以这么说是有根据的。除了这20 年间,从北大跟南大的师生那耳闻的一些事件,我们近期已经直接间接接洽到了多少位受害者,有北大,也有南大期间的,时光跨度比拟大。咱们已经明白的晓得,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实在进程,我们也是感到无比惊奇和恼怒。当初不便利流露姓名,在恰当的时候,手机看开奘结 3608kj com,受害人也会站出来,这也是我们后面冀望看到的成果。

现代快报:事情已经从前20 年,你为何对此一直朝思暮想?这件事对你人生发生多大的影响?

李悠悠:高岩是我的好友,我们俩关联异常亲热。她能够说是我目前40 多年人生里,最好的两个友人之一,而她的离去,对当时也非长年轻的我,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首先是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,以及对人,特殊是比我们更有权利有经验的异性的信任,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和挑衅。

我是北京女孩,一路顺风顺水,学习比较当真,没离开城市,还考上了北京大学,家里也是知识分子,无牵无挂长大的。但是最亲近的朋友离去,让我的信赖感、平安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

现代快报:这20 年来你是不是时常会想起高岩?

李悠悠:在这20 年旁边,从1998 年3 月11 日,乍暖还寒,高岩分开这个世界的日子,到今天20 年,高岩遭遇损害的事实,以及她因为这个悲惨的事实所离开世界这个事件,对我来说是个创伤性的悲剧性事件,它像一枚繁重的磁石始终沉在我的心底。连我的先生都知道,我跟他也屡次提起过,我的挚友高岩的这段伤痛的旧事。

然而我一直后悔的就是两件事,一个是当时因为自己常识和教训的局限,还太青涩,没有充足懂得高岩的苦楚和失望,已经到了她想弃绝这个世界,弃绝本人可贵性命的地步,所以我不及时抢救她于悬崖边沿,没有及时劝导他掩护她关怀她,这是我一直以来懊悔的、充斥歉疚心结的一个处所,这20 年没转变过。

二是一直愧疚自己没能为她做什么事情。20 年后,我出来发声,从自私的角度说,我是为了了结自己这两个心结,让我自己的心宽慰,让这颗沉在心底20 年的压制的磁石略微挪移开来,而不再把我压得布满了悲伤。

古代快报:你保持举报沈阳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仍是由于后来他看待此事的立场?

李悠悠:不仅仅因为多年前他对挚友高岩的性侵事实,也不是因为他的态度。我们现在也都为人父母,尤其我为人妻为人母,也有女儿,转换一个角度来领会和感触,切实无奈设想。最后我们感到还是应当站出来,能让高岩和这些女生还回她们应有的安定,保障她们应有的权利,这是个宿愿和诉求,我们要实现这个欲望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